您好!欢迎您光临新婚夜,陪我共度春宵的居然是小姨子_梅香阁—音画网!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世界>>>新婚夜,陪我共度春宵的居然是小姨子
新婚夜,陪我共度春宵的居然是小姨子
发表日期:2014-7-6 19:49: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rdzn 已被访问 136
  我老婆有个孪生的妹妹,弄得我经常哪个是姊哪个是妹都分不清,上演了不少的尴尬和笑话。

  我们刚谈恋爱的那阵子,由于不知道她还有一个孪生的妹妹,所以有一次在大街上碰见她的妹妹和一个男人手挽着手时,我差点就冲上去将人家打了,幸好当时还比较理智,躲在后面打她的手机,结果发现接电话的人不是眼前的那个她,也就从此知道了自己热恋中的人还有一个复制品。

  可她妹妹的男朋友就没有我那么理智和克制了,一次我正和女朋友在公园游玩时,突然就被他从后面袭击。刚开始我还以为在光天化日之下我们竟也被人抢劫了,直到他指着我的女朋友大骂,你这个贱货,脚踏两条船时,我才明白打我的这位帅哥认错人了。

  于是,我说,谁脚踏两条船了,你说话要有依据,不要胡说八道。一边地女朋友也说,你这个人真奇怪,谁脚踏两条船了,莫名其妙。打人的帅哥见我女朋友这么说,就气不打一处来了,欲要冲上来显威风。

  我顿时也感到极为恼火,便忍着刚才被打的疼痛横档在那位帅哥的面前,与他PK。身后的女朋友大声地喊: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方雯的人呀,是的话就给我住手。帅哥的拳头突然就定在了半空中。可我的拳头却没有定下来,重重地从他的左边脸打过去,然后砸向鼻梁。

  帅哥的鼻子流血了,但他似乎没有因此而恼怒并向我回击,而是一面抹去从鼻孔里流出来的鲜血一面问,难道你不是方雯?女朋友说,方雯是我妹妹,我是方影。我补充说,我们刚才都已经说了,说话要有依据,不得随便乱说,不然会后悔的,你还不信。

  帅哥说,你们两个怎么长得这么相像?我说,她们两个是孪生姊妹,能不像吗?帅哥很惊诧地说,她怎么不跟我说她还有一位孪生的妹妹呢?我女朋友说,你又不问,我妹妹怎么会告诉你,我之前也没有告诉过他的,是他自己发现的。事情弄到此,我连忙向他道歉,说真不好意思方才停不住手,把你打得鲜血直流。帅哥忙说,没关系没关系,方才是我先失礼了,道歉的应该是我。

  这是我们热恋时遭遇的两次误会。后来我们两个实在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了,她们两个就告诉我们辨别的“秘密”,那就是方雯的右耳根有一颗痣,而方影没有。但这也有一个问题,我们不可能每一都得去看对方的耳根来辨认人吧?只是,想来想去的确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

  一般情况下,孪生的兄弟或姊妹两,外表长得虽然都一样,但性格或者爱好等总有某一方面有差别的,但她们姊妹俩却没有任何的差别,连平时的一举一动以及说话的语气等都一模一样。

  鉴于害怕认错人,平时在大街上遇见对方时都不敢冒昧地认。而她们姊妹俩,不论是姐姐还是妹妹,遇到我们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时,那种一惊一乍的表情以及说话的口气都是同一个版本复制的,害得我们有时候不得不问她们你是方雯还是方影,结果她们总喜欢故意说反,把方雯说成方影,把方影说成方雯。

  有时候凭着自己的感觉和判断,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但当对方说不是时,又开始动摇了。当然,随着交往的加深,我们还是分辨出了她们姊妹俩的一些微妙的不同,但即使这样,有时候还是认错人的,比如新婚的那天晚上,我就错误地拉着妹妹方雯进入洞房。

  当时,在闹洞房前,不知哪位兄弟们出了一个臭主意,说她们姊妹两长得这么像,他们都认不出来了,以检验我们的爱到底有多深,看看我是不是能认得出哪个是自己的新娘哪个不是。结果闹房的兄弟姐妹们把她们两个打扮成一模一样让我在十秒钟之内选出自己的新娘。

  我当时虽然头脑有点晕,但我还是比较清醒地记得妹妹的右耳根有一颗黑痣而我老婆是没有的,我可以以此来辨认。于是,我随便抓了一个,然后装作拥抱状地偷瞄她的右耳根。真是谢天谢地谢老天爷,我这么随便抓就中了,她的右耳根没有那颗黑痣。

  兄弟姐妹们都一致地问我说,你认为她就是吗?我很肯定地说,是。而此时的她也正脉脉含情地向我送秋波,意示着我选中了。我感到很骄傲,虽然此时此刻的我眼睛开始有点儿花,但我居然还是选对了。

  兄弟姐妹们一起将我们送入了洞房。可是,在我们进入洞房没几分钟之后,我却听到了房门被敲的山响。我心里在暗暗地骂他们,这群流氓,安静一下不行吗?敲什么鬼门?洞房是这样闹的吗?

  我借着酒劲,将自己的新娘子抱到了床上。可意外的是此时新娘子突然不与我配合了,与我反抗了起来,甚至还说,你不能这样。我说,我为什不能这样,咱们不是早就已经这样了吗,今晚这么高兴怎么又不能这样了呢?对方见我执意要那样,就说,我不是方影,我是方雯,你是我姐夫呀,你。

  闻听此言,我头脑突然就不晕了,说,“怎么可能!方雯右耳根有一颗黑痣,而你没有呀!”“谁说没有呀,你再看看清楚。”我连忙凑上去看,天呀,真的有一颗黑痣呀,刚才他们用什么东西涂上去的?我说:“糟了,那现在怎么办?”方雯说:“你就装醉吧,倒在地上,然后我开门出去。”看来时下也只能这样了,我只好“醉倒”在地。

  方雯开门出去了,我知道真正的新娘子进来了,但我必须装作不知道,我要装醉,装得逼真。新娘将我从地上扶起来,我一面装着不让她扶一面装着说“酒话”,我说,你、你、你别碰我,你碰、碰我就不对了,我知、知、知道我我的新娘子还、还在外面,我刚、刚才是故意认、认、认错给他他、他、他们看的,让他们乐、乐、一乐,还、还以为老、老、老子真的弄错了呢。

  老婆强行地抱紧我,将我拖到床上,给了我一个火辣辣的吻。我知道我成功了,哈哈。

请欣赏下篇:老婆在外偷情 我与小姨子开房一夜情


http://www.rdzn88.com/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梅香阁—音画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总版主:何伟 联系人:小梅(qq:472630211)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