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少妇心语_梅香阁—音画网!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网友原创>>>少妇心语
少妇心语
发表日期:2013-6-13 8:46: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fngyb 已被访问 256

                                                  

  茅屋文学艺术研会  桔子

 

这一篇少妇日记,写给她昔日恋人,伤婉哀怨,徘徊忧豫之情,尽在笔端,尽在眼前,节选几段。

                                                                      

 六月二日

 

亲爱的杉:

 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象这样难受过,心象被掏空一般,成天恍恍忽忽,泪眼朦胧,好想哭,好想大吼。从你说要去北京,我就觉得好象一下子失去了你,这种进退两难的感觉真的很难。为什么?这段时间,我又象以前那样想你、念你;想听你的声音,想向你撒娇,想要你疼我,爱我……我知道这一切都不可能。我要完蛋了,我要疯掉了,我多可耻、可悲、下贱,竟然睡在自己男人身边,去想另一个男人。

你看不起我吧!唾弃我吧,可我就是情不自禁,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我永远忘不掉。我的第一次给了你,就那样没有一点准备,就那么草率轻易被你迷倒,到现在我还惊讶,我当时怎么就那么粗心,没有向你哭泣,没有后悔。尔后的你,却不顾我的感受一次次索取,你让我偷吃了禁果,从此就兴奋地不想学习,你说你有没有责任?

 我忘不了,你带我出去玩,却把我扔在一边,和她在菜地呆了一上午不知道你们都做了些什么?不过我当时怎么就没怀疑去质问你?但为什么回来后我会难过?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我是“灯泡”吗?还有,小姐居然来找我,向我挑战吗?她是那样丑(我自认为比她好些)你竟然看上她,如果是位漂亮,有水准的也就算了,你的品味未必太差了吧!我不明白。也许奈不住寂莫吧!我曾听说过“猫都爱吃腥”。更让我刻骨铭心,永忘不掉的是你的“杰作”,差点要了我的命而你却“逍遥法外”,当一阵阵揪心的痛疼袭向我时,当一个肉球从体内划落时,我完全绝望了,我一人在那间小楼上,又不敢哭叫出声,我忍着剧痛,流着泪看那个baby,是个boy已成形。那是意外,不知道,我怎么会流产呢?我流了很多很多血,鲜红的很剌眼。我很痛、很痛,此刻的我最需要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让我睡一下,可你在哪里?你不会知道,后来你也没问过我是怎样处理的,你关心我吗?你不知道会出事吗?你没有能力吗?我亲手葬了他在小沟附近。那是我和你的“唯一”,也是我人生的第一站,就这么夭折了。是你,毁了一个花季少女的梦,记得阿弟也曾向我说过,你对他讲过“等玩够了,再一脚踢开!”我不想信,死也不信,我相信你疼我、爱我,可现在想来,你给过承诺吗?我记不清了,也许你真的不在乎我,在玩我吗?但我情愿,那时我不知道是不是爱你,只知你占领了整个心房,情不自禁追逐你。可是最后这一脚你用的劲太大,踢得太狠!我几乎都死掉啦!

 你不会知道,你袖手旁观,我要让你心寒,我重拾笑脸,处了两个,但并没滥交,只是表面,直至他的出现。他说很喜欢我,他费尽心思接近我,讨好我,我为什么怀疑?不就是男人吗?做爱吗?谁还没有过!(你的误导)。你居然对他说我身上的每一个痣你都知道,你敢说你没说过。就是因为你当时的冲动,才导致他现在这么待我,总认为捡了只“破鞋”,很委屈,我永远无法真正面对这一切。他很在意的,有时甚至辱骂我,很难听的,说我很烂、很脏。但是当时,他却接受了,说会爱我一辈子,疼我一辈子,给我幸福温暖的家。我那时并不怎么接受他的,可他太专注,用心,对我特好,我又特想忘了你,走出沼泽地我就接受了他,再后来我就后悔了。他虽然很爱很爱我,但太霸道,没修养,粗鲁,他说那是因为心烦,常常醉酒说是能麻痹自己,不去想我的过去,我带给他的伤害太大、太深!我知道我不配他的,只是就身体而言。他给我的是第一次(哦,你给我的是第几次?),而我给他的却是“残枝败叶”。你说,我还有什么理由和他抗争,我只有默默忍受他给我的一切,高兴时的温柔,发疯时的折磨,他的确很爱我,只要不迁涉到你和以前,他是很好的家庭妇男,洗衣、做饭、带孩子,他一一到位,但一想到你,他便晴转多云,暴雷震雨,甚至地震,多少次我欲寻死,又都放弃,因为这个家庭的建立也并不容易。

 当初,家人反对,我下决心,死也跟他决不再负他,要用我的爱伴他一生。不管他珍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home,但我要尽力守住他,于是苟且偷生到今日。你无法想象我受的折磨和耻辱,我心灵和肉体皆疲,但在别人面前我还伪装得很好。笑其实是假的,我不想要别人笑话我,讽剌我——其实我会很好的,何必搞到这个地步。这是我自己选的(你也这么说),我不怨任何人,我咎由自取,活该如此。我努力做好每一件事,成天提心吊胆,担心他突然发火,摔东西,家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我用汗水换来的。

你不会知道,刚结婚时的我,如同乞丐没有吃的,没有钱,将近一个月没上街买过菜。到临产的那天,家里又没一分钱,他到亲戚家借了伍拾元买纸和童毯。家里没有家俱,只有一个床和一套沙发,二把破椅子,至于厨房的东西也是借钱添置的。孩子生下时,他激动的哭了,我很高兴,不管是男是女,那是爱的结晶。孩子很瘦很小,凭心而论,他待我很好,不让我下床,做包、洗尿布都是他的。

 后来,我有了工作,他也开始上班,生活才慢慢好起来,但他的脾气却越来越坏,无端怀疑孩子不是他的,因为儿子一点不象他。但千真万确是他的,不是他的难道会是我一个人的,我并不象他想象中的那样,除了你,我只有他。在补习班中一个男孩很喜欢我,追得也很辛苦,但我始终和他保持朋友关系,从没越雷池半步,有一次他想吻,被我一巴掌打过去。后就再也没有犯过规。而现在我生命中的男人,我关心备至,疼爱有佳的男人,却老怀疑我,你说他是不是变态?!我老是说服自己要原谅他,要好好爱他,我也是这么做的,不对吗?时尔温存,时尔暴跳如雷,我想他是心里变态,老怀疑我怎样,会给他……扪心自问,自从跟了他,我就认定今生再无所求,平淡走完一生。贫也好、富也好,跟他一生到老,爱他给他一切我所能给予的,因为那时他是那么在乎我、要我。但是只要你一出现本已平静的湖面,便出现涟,他无名发火,打我、骂我,我是妓女吗?为什么他这样骂我!

生活困难的时候,我觉得还好些,那时只要一切我们的节日,他都送礼物给我,逗我开心。哦对了,你还记得我的生日吗?你的我可记得哟。

前天,他又打了我,一巴掌差点把我打晕,我真的不想活了,准备工作我都做好了,我就这样消失吗?似乎又有点不甘心。他又向我忏悔,说以后不会再这样对我,我原谅了他,因为我太软弱,还有我也有点不忍。想想看,如果真的没有我,他们三人该怎么办?多可怜,如果他再婚,孩子该怎么办?要不多久,人们就会把我忘掉,那时才叫可怜,我的一生就如此不堪一击吗?

第二天,我便病倒了,开始是心律不齐,其次间断性停跳,每分不到60次,再后来不省人事。当醒来时,已在输液,我记得,从和你分手后,我便有了这样的毛病,开始把他吓得要死,后来渐渐习惯了,我的心绞痛经常发作,气短、气喘,只要一激动,便发作。幸好你看不到,否则也许你会心疼的,我明知你不在,可还是不停地Call你,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寻一丝安慰。我的这样复杂的心情能和谁说呢?你愿意倾听吗?我把你当作心灵深处的自我行吗?向你发泄一下可以吗?因为我不可能对第二个人讲,也不会有除你以外的第二个人知道这一切——我的一切。你是我的唯一,唯一倾诉的人,也是我最最恨的人,我真的想咬你一口。

 忘不了你为我点的第一首也是唯一的一首歌《大约在冬季》,还有你唱的那首“南风吻脸轻轻,飘过来花香浓……”你给我热吻的悸动和甜蜜,初次的害怕,紧张痛楚的苦涩。你带我去“中考”时,你的一同学说我是你妹妹。你是我大哥吗?疼我,爱我的大哥吗?你会吗?会永远默默想着我,关心我吗?告诉我,你会的,哪怕是骗我也好,我只要这样就知足了,我会笑着说:“Thank you”我无法不去想你,我知道这样不对,象是在背叛他。所以我承受的负荷太大,我快要崩溃了,这段时间我寝食不安,好激动,象做小偷一样窥视四周,我不能再这样,再这样下去,我要精神分裂。你也不必担心,我会隐藏的很好,不会有人知道,他绝对不会知道,否则我将死无葬身之地。这是个天大的秘密,也是我唯一的一个,我会守之终老,对你不会有丝豪影响,你尽管大展鸿图直步青云。我的心很痛、很痛,但我必须做出决定,我一定得走出这片沼泽地,否则,我会身隐囫囵,永不超生。

  别了,杉,只有这样才能心安理得,安静地渡过余生,我不能再和你联系,要不我真的可以疯掉,死掉,因为我从来都是把心事积在心底,我怕承受不住而炸掉,这两本书还你,我不能再守着它,这样你我从此两清,毫不瓜葛,你我视为陌路,我不再想你。

   别了,我记得你曾说过我是你的心肝,如今我已是一堆垃圾,我诅咒你,但更希望你潇潇洒洒,幸福美满,好好爱她,珍惜她,她给你带的财富是你无法估算的,哪象我是个“灾星”注定遭人唾弃!

 别了,我走了,虽然还有千言万语,但话没开口泪先流,我很笨,已“黔驴技穷”啦!但话已到此我也已好了许多(指心情)。要保密哟,死都不能讲的,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你也打过我的,我已一点都不记恨了你,我无懒,我小气,我该打的!我会被你害死,气死!

   不过我也有开心的时候,他会抱着我,讲以前如何如何然后再深情地吻我,我会闭上眼睛,幸福地流泪,他便笑我傻瓜,是的我傻,给我一点温存,我便讲世界真美!我很容易满足的。注定一生成不了大器,你看我时,让我看你的眼睛,我从来没敢正视过,我觉得那时你的眼光,深邃得可以把我熔掉。我清楚地记得我最后一次到你家的情景,中午也在你家吃饭,气氛紧张沉闷,快要把我压死,就因我是无名小卒,你堂堂一名大学生,门不当,户不对,我哪能高攀!我放手了你自由啦!我摔倒啦!从此你我天各一方,一个天上,一个地狱,誓不两立。

你生活得阳光灿烂,鸟语花香,我摸索向前,还不时跌跤。头破血流满身伤痕,偶尔也会有一滴雨露洒落,一片阳光投射,那是上苍特大的恩赐,可怜我这可怜的人吧!我本是小家碧玉,却搞得如此狼狈,自作孽吗?我烧毁了你所有的信件,撕了所有的照片,我已没有对你不利的证据啦!你大可放心。我只是趋电没有电流没有正负,所以你不用担心会有火花,一切都是风平浪静,既使我们内心再汹涌澎湃,我也不会让它拍打岩石。不用怕的,我会好好活着的,就算不为自己也为两个孩子,他们太需要我,我会好好把握属于我的世界哪怕只是瞬间。你都不用为我担心,我会笑傲江湖,不会再雾里看花。也许还会再有涛声依旧那种情感,都会随着岁月的流逝淡淡而去。好了,我已语无论次,不知所云泪盈脸眶,万望海涵。

   别了,轻轻地我来了,又轻轻离去,没带走任何云彩。此刻的心情是剪不断理还乱,千丝万缕理不出个头尾。暂时的你忘了吧!我消失啦!站在云端我能感觉到你发出的电波,别了,从此后每月你便可节省一些电话费,积攒起来,如果有缘,我们会再见,到时你可要给我买好多好多东西哟!你欠我的太多!我够贪心吧!哈哈哈,就这样,怕了吧!我不会见你,尽管渴望见你,我怕我会禁不住向你撒娇,借你肩膀一用,我想我应该还是怕你的,怕你杀了我。我会坚守原则的,因为我是有夫之妇,你也是有妇之夫,我们都应洁身自爱不是吗?我是不是唠叨的有些烦了,就这样,黄脸婆吗!你啦!“不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不必费心地彼此约束,更不需要言语的承诺,只要我们曾经拥有过,对你我来说已经足够,人的一生有许多回忆,只愿你的追忆中有过我---

我俩本是不同轨迹上的两个物体,你有你的方向,我有我目标,就这样擦肩而过,没有结果,爱也好,恨也好一切都结束了。

我希望你能把它看完,然后烧掉丢在风中,随风消逝,就让这一切云消雾散吧!我不再打扰你,也不再牵挂你。让我平静地生活,再无他求,我只要这样就够了。原谅我吧,成全我吧!我会感激今生!为你祈祷,祝你俩白头偕老,百子千孙,世代繁荣茂盛!

 我已分辨不出语言的模糊程度,你让我找你,是褒还是贬,我是随便的人吗?不要一个人空寂时才想起我吧,我可是正派的人噢,我从不正眼看其他的男人,一群混蛋!

今晚月光很美,让我突然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你想如果两人牵手到那塘边,那该有多惬意呀!在西闸边你拥着我,抚摸着我的头发,我靠在你肩上那种感觉,真的让人想往,想吻我时,你摘下眼镜,你的吻真的好美,你把我抱得很紧,象要把我熔进你的身体。你很贪,象个小狗。我诧异,你和谁学的,你怎么会接吻呢?不懂,才怪!天性,我乱讲啦!你全当在听猫叫,但是只可爱的猫哟!

我只是抽空让你出来,把这交给你,你却走了,我们注定无缘,上天安排,我信了,真的无缘,天意,所以就这样了,不要再联系,要遭天劈的!你就当我已经死了,其实也确实是死了。心死了,只剩下一具尸体而已,哦对了,早晨我的那棵桅子花开了,好香呀!你以前的那棵呢?早该死了吧!记得你还写过一篇文章为它呢。

 你妈,她现在应该很苍老了吧!对她好一点,她一生太苦啦!,小时候家穷,嫁给你爸太累,生你们更累,养你们供你读书,翅膀硬了,就不要她啦。“小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母亲节,你居然不知道,哼,没良心的家伙,我要去非给你两耳光不可!有时我也想过来看她,可我不敢。总之,没有尽过孝心。你替我尽一点孝道吧!买点营养品,衣服之类的给她。她没女儿真的很惨,哪象我妈衣服从不自己买,我们三个闺女都能想到她,耳环、戒指,她都有。我也还都没有呢?我从不奢求物质上的东西,只要他能待我好些爱我多些,就是穷些也没关系,我不会爱慕虚荣。如果我爱财,就不会嫁给他,他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他。我俩空手到这一步,我挺满足,死而无憾了,真的,他给了我一个家一个避风港,我靠岸了,停泊了,被拴住了。成了他的女人,有时我想如果当时我不嫁给他,也许会过得更好,但我也许会象这样看你一样待他,因为你不知道他当时是那么爱我在乎我。这就是我所说得,拥有的不稀奇,失去的才觉珍贵吧!

 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为我唱葬歌吗?会想我吗?我好象记得你把8.18号订为我们的“爱情节”是吗?你大概也忘了吧!

第一次遇见你,是我和小妹到你家拜年,你又和阿弟到姥姥家去了,下午你一个回来,满脸是汗,我在东屋偷偷抬头看你,你是笑着的,当时我就想,他是谁呀!这么老气,妹说,他就是杉哥。哦,如此难受了,老天总爱捉弄人的!你教我下棋,每走一步,你都要问原因,讲清再走,教我背口决,而人生的棋第一步我便走错了,却没有人来指导我了。那时大哥住在家里,有个小姨子帮他带孩子你还记得吧?阿飞说她好喜欢你,你泡她了吗?小草怎么样了?有次我在你家,她去找你,你们在门外谈了很久,为什么没到屋里坐会呢?我知道你怕我生气。我还和阿弟嬉戏,说你老相好来看你了,那场面好缠绵噢!你还说没有惹她?还有李哥这个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人,他还好吧?曾经无数次,我给你的信,由他转交,曾一度同学把他当作我的男友。他只是“邮递员”而你才货真价实。

以前你只是在宽慰我。从你第一次寄书给我,我才真正注意你的存在,我好象被你影响连说话也象你,作事也模仿你,阿红和阿杰都笑我,说我象你的影子。我现在给自己的理由是:我们是近亲,不能结合,但我的确用心地去爱过你,而又被你无情地抛弃。但我只怪自己,没有把握好“适度”,这个词也是你教我的,你还说我“聒不知耻”不也同样在骂我贱吗?我是故意疏远你,打过你,我不知当时是什么心态,只知道快点离开你,你太伤我心。其实现在想想,都是我自己的错,你太放纵我!但现在也好,空闲时,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值得回忆,闭上眼睛,我依然那么快乐,你留给我的,足够我回味一生了,我不求什么了,只求你别扰人清梦。

别再批判我,这么多年来的惩罚,已经够了。对你坦白了这么多,我也轻松多了,最起码你我两不欠。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但我还希望我是你心底的小咪咪。

我的手被洗衣水泡得粗糙,脸被岁月刻成树皮,腰也快成豆芽啦!一副老妪模样!你还风华正茂不减当年!

我记得是你对我说过,人之前被辟成两半,于是不管是男,是女,都在努力寻找另一半,大部分都能找对,因为两半各带不同种电荷,相互吸引而后连为一体。你当然也找对啦!而我却是那少数中的一个,也可能电量带得不足,出现了偏差,导致人生轨迹不是那么美好。

此时此刻,我真的无话可说了,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得罪之处,万望海涵!这就算是我的回忆录。如果我不幸牺牲了请把它在我的坟前烧尽(你一定要毁掉它,别让我死不暝目)。

好了,真的要别啦!因为你我不可能再象以前那样坦然相对,我们已是不同“世界”的两种人。如果上帝真的垂怜,那么来世再见吧!

语无论次,想到哪写到哪,不要笑我噢!

 

              六月十一日

我真的很失败。这段时间以来,他对我真的很好。但我却总觉得心头空荡荡的,不再有往昔那种甜蜜的感觉,我知道是什么在作怪。所以我必须清醒,不能放着眼前的幸福不要,而去抓那渺茫的幻想,我真的该死,象我这样朝三暮四的人早该灭绝!

经过这几天的调解,我的心情好多了,不再那么失落了,我应该开心点,不是吗?没人能走进我内心,也没有人能真正了解我,安慰我,所以我必须自己解决,从那天你挂断电话以来,我就想通了。我不能再沉迷下去,毕竟我不是你的“唯一”,不是你要关心疼爱的人,你有妻儿,有家庭,我只不过是一种“调味剂”罢了,我为什么总为别人活着?我也有家庭,他也爱我的,最起码,他会全心全意对我。

哭够了,傻够啦!我也清醒了,洗洗脸,梳梳头,开始新的一天!天以依旧明朗,阳光依然灿烂,小鸟正在歌唱,我的爱人正在等我回家,拥抱着我,他的胸膛好温暖,我好开心!再见啦!

My brother,以后你多珍惜自己,我也会多爱自己一些,毕竟我也老啦!不能再多操心,不然会心力皆疲,忧愁而死!goodbye friend!

 

                         六月十三日

 

你是魔鬼,还是神灵?为什么当我看到你的双眼,还是禁不住产生那种悸动?你让我好怕,当你的手轻轻划过我的肩时我还是颤抖了一下,我依然不敢看你的眼睛,哦,对了,你为什么没戴眼镜?我为什么要见你?真讨厌,我在骂自己。

             

             六月十六日

          

                       玉楼春

           别后不知林远近,往事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去。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泪。

           空房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这两天,我反复在琢磨,权衡我徘徊的利蔽,渐渐地,内心平静了很多,毕竟不再象年前那样,也不会再有那种渴望的心跳。此物此景,而人已非昔人。你我同样在那样的夜晚,但却一前一后,而不再并肩携手齐走,我不是你的牵手。我真的很难过,象是在做贼一样!在那样暧昧的气氛中,你我居然不敢直接面对,我知道你在担心是否会有熟人看见,会影响你的声誉。难道我不在乎吗?我们同样心有“鬼计”。为什么场面会如此尴尬?如果是很久已前,你早已将我揽入你怀中,让我感觉你的心跳。你会说:“那是为你而用力在跳!”我还能感觉到你的热情。而如今我不能再那样做了,我必须头脑清醒,我有我自己的方向,你也有你的。你的人生目标是向前,向前,再向前,我是活过一天算一天,每天都要关爱他和孩子。

我将关闭心口中的这扇小门,它已经不起风吹雨打了。我要守着那一点苦涩的甜蜜,健康地走完我要走的路,我把我完整的交给他。我不会对不起他!

这半年来的折磨让我伤怀,而偶尔的一次通话(你在忙工作,要不有同学在或在家),还有短暂的相会又让我豁达,让我决定我不能再这样迷茫下去,我简直是在作茧自缚。现在我已用剪刀将头剪开,并开始抽丝,每抽一点我会开朗一些,我在黯无天日中呆得太久,我将重返天日,迎风起舞,别说我善变。我已成飞蛾,飞向他的怀抱!

我接受命运的安排“姻缘天定”没有违反,改变的,我也是他(上苍)的儿女所以我认命,我命该如此!

我将你比作蒸汽,将一点一点散开直至消失(从我生命中),我抓不到任何可以保留的理由,直留下一点痕迹,也将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匿迹,而我则是你的辣椒,嚼到时能品出辣味,回味一会,挟不到时,没一点感觉,倒掉了,也不可惜。

就这样了,我将离开这个虚拟的空间,重返真实的生活中去。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梅香阁—音画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总版主:何伟 联系人:小梅(qq:472630211)

琼icp备09005167